一块锈木头

主【我】压切。
想傻乎乎的慢慢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能开心是最好不过的啦。
我信缘分,有缘即见。

「恶人」

「恶人」

食用说明:

·关于上一篇因回想部分而打情骂俏的结束篇,依旧日常

·要沟通嘛,沟通

·还是那个审儿,能哭不会道

“所以说,长政大人真的是个好人。”长谷部这样结束他的话。

审神者看起来也没什么大反应,不吵不闹,很沉默冷静的听完了全程。他一直以手托脸颊,歪着头面向长谷部,但现在眼睛却在瞄着别处。

左侧的发丝垂落下来几绺,混着长长的刘海挡在脸前,他也不伸手去理,烛光下阴影印在左侧脸,眼神晦暗不明。

审神者垂着眼,嘴抿的很紧,眼角吊着。之后玻璃珠子滑利一转就斜向了长谷部,面部线条稍缓和了一些,表情也变成了似笑非笑的样子。

不得不说,审神者的样貌也是够格的。

长谷部被这一瞥看的心跳快了一些。

“是嘛,好人啊。倒是第一次听到你说这件事。”虽然你不说我也知道。

审神者轻笑,顺手将头发全部拢向脑后:“对待你很好,感觉是得到了信任和关怀,对吧。”他也不像平时一样能闹,露出滑稽搞笑的表情,整天说自己是行走的表情包。

长谷部也很老实的点头说是。

审神者对着他笑笑,开启了另一个话题。

“那么,长谷部,我想要问你一件事,要等我说完才可以生气。”

长谷部坐直:“您问便是。”

审神者也没有纠正他非工作时间里太严肃的态度,反倒是自顾自的说开了。

“如果有一个人,给予你更多的信任,你甚至可以杀掉他,他也会乐意死在你的手里。

“他会将最好的东西留给你,毫无遗留的将心奉上。但他想要占有你,给你刻上他的名字,烙上他的印记,”

长谷部的表情很微妙,但审神者像是没看见似的。

“他既想给你以对人,而不是物品的尊重,同时还要告诉你,你是他的所有物。 他要给你胸前穿上乳钉,给你带上项圈,每一步你都有他跟随。”

长谷部发觉后续可能不是什么好的事情,想停止审神者不定时荤话时间,但审神者竖起食指放在他的唇边。

对面的人便将视线移开,脸颊和耳际红的要熟透,但是要生气的前兆已经发出。皱着眉,露出足以让敌手畏惧的轻蔑笑意。

“他还会要羞辱你,让你以为离开他什么都无法做成。在大家面前上你,让你自己哭着喊他的姓名,说永远属于他,其他人全都看的清楚——以上是他所能给予的所有表达爱意的方式。”

他听完最后这句话,脸是红的,笑容敛起。却想要传达些什么一般,他直视审神者的眼睛。

审神者一直看着他,道:“告诉我,你对这个疯子的看法。”

面前的人缓缓将自己的手抬起,之后他握住审神者伸在自己面前的手指。

“您要听实话吗?”他看起来并没有很气愤。

“现实很残忍的话,还是用谎话来骗我吧。”审神者笑的有些僵硬。

长谷部低头碰审神者食指鼓起的指腹,脸上的颜色还未消退,但语气轻快,像是在哄劝安慰自家的主人:“那实话就是,他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恶人,但您也并非疯子。”

审神者眨眼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刚问完,自己的手指就被轻咬一下。

长谷部低着头,眼却抬起来看自己,气鼓的刺豚一样,满脸写着“您干的事您自己心里不清楚吗”。

审神者想起来上个星期在门口按着长谷部狠搓一顿,还想故意让别人听见的事。但是他故意不说,厚着脸皮很抱歉的回答:“啊,次数太多,哪一回的来着?”

“您真是——!”长谷部知道审神者又在捉弄自己,发表了日常的三字谴责,却还是握着他的手,余热的脸撇向一边。

然后他手里攥着的手指抽开,他被人用力的拥住了。

烛火被带动的风熄灭,室内一片昏暗。

“主?”长谷部被扑的险些倒地。

“没错,说的就是我。”审神者语气很凶,但是对他的耳朵放轻了声。

“包括第一回演练场地打架的那回,我快要嫉妒疯了。他为什么值得你这样的记挂,到底是哪里我所不能及的?我就是这么小心眼,要打要骂也随你,不准反驳。”又倔又委屈的语气,嗓音都带了沙哑。

长谷部张张口,却没有说话。作为受害者之一,只是下意识的将手绕到审神者的背后给他顺背,后者背部僵直,然后变本加厉的将他挤向自己这里。

“好人的话,只会升上天堂,而恶人才会下到地狱。”喉头哽住,发声变得困难,艰难的几乎用气音来继续:“若是想去地狱见你的那位大人,怕是见不到了,之后也是,因为——”

审神者突然扳着他的脸,饿久了一样撕咬他的嘴唇。对方被吓愣了一下,本就因为没有解释完全自己的想法而憋屈,所以也不甘示弱,狠狠的用同样方式回敬。直到两个人气喘吁吁的看着对方,审神者没了刚才的暴躁,一边平复着呼吸,一边吻着长谷部的鼻尖,平静的叙述:

“在那里,我会折断你的手脚,给你捆上铁链,让你永远去不了天堂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件事情等到长谷部极化修行回归之后,审神者得到了长谷部的回应。

当时长谷部在厨房里烧饭,审神者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捏一个米糕,不经意聊起了这件事。

长谷部搅动着锅里的汤汁,就像是在谈论汤的咸淡一样,从容的回答:“如果我先离开,就让我与您在地狱再会吧。”

不必束缚,我自等您来。

审神者闻言笑笑,招呼他探过脑袋来,将捏成了猫咪状的糕点塞进了他的口里。

评论(2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