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块锈木头

主【我】压切。
想傻乎乎的慢慢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能开心是最好不过的啦。
我信缘分,有缘即见。

【主压切】「旧物」

    「旧物」
   
    食用说明:
   
    ·日常生活的碎片,无比喜欢老夫老夫的日常生活
   
    ·搬到了现世过二人世界
   
    ·固定审神者,他是贫农

   
    “啊,你是说旧物?”审神者难得早起,此时正坐在桌子面前,对着自己用废纸叠着一个小纸盒,慢悠悠的剪自己的指甲。
   
    狭小的房间里飘着极淡的米香和肉香。他抬头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长谷部,正捧着一本书,对他的疑问点了点头。
   
    “书上说,人是喜新厌旧的动物。当对旧物没有了新鲜感的时候,他就会把它扔掉。”
   
    审神者时候倒是笑了。看着长谷部有些严肃又带着点疑惑的神情,他皱皱鼻子,无奈的道:“从哪看的这些歪理啊?给我扔了那本书。”
   
    长谷部只是合起书。望着审神者的方向。他惯常用沉默和注视来得到审神者的回答。
   
    审神者倒也不慌张,用指甲刀背面的锉刀,一个一个慢慢的磨平自己刚剪的的手指甲。
   
    “喜新厌旧吗?是人的本性吧,这也不能算是病。毕竟人在看到新鲜的,感兴趣的事物的时候,尤其是当它属于自己,感到兴奋和喜爱是很正常的。”
   
    细碎粉末沾在指尖上,审神者放下指甲刀,拿起纸巾,粗鲁的蹭了一下自己的手指。
   
    “但在日后对它们的处理,每个人不尽相同。就像是有些人习惯收集以前用过的东西,而有些人总是希望得到新的东西。啊,对于旧物的处理,格外珍惜的,就像是昨天散步看到的,住在垃圾房里的那个老爷爷——”
   
    长谷部点头:“的确是收集旧物成了癖好。”
   
    审神者头也没抬,一边忙着磨自己的左手的指甲,一边抬腿将挡在自己膝盖前的那个凳子慢慢的推了出去:
   
    “所以说啊,不能片面的去评价一个人处理旧物的方式和对它们的态度。过来吧。”
   
    长谷部将书放在桌子上,慢慢的走到审神者面前,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了。
   
    审神者示意他将手伸出来。
   
    在审神者眼里,长谷部一直都是那种外表完全找不出一丝瑕疵的人,包括现在在面前的这双手。骨节分明,虽然指腹手掌带着一点薄茧,但双手交握的时候,让人无比心安。
   
    “还麻烦您不要剪到我的手指。”长谷部自然的发号施令。
   
    “剪的就是你。”审神者恶劣一笑,露出尖利的虎牙。
   
    审神者俯在伸过来的手前,慢慢的修剪那些嵌在皮肉上面的长长了的小铠甲。
   
    “可是住在那种房子里的老人只是个例,大多数人对旧物的态度,果然还是用旧了之后就想扔掉吧。”
   
    长谷部说话的时候呼出的热气,摇动了审神者脑袋上不安分立起来的几根头发。
   
    审神者抬起头来,直视他的眼睛,严肃的问道:“那你认为大多数人对于古董的态度是什么样的呢。”
   
    长谷部别开视线,沉吟半响,道:“绝大部分人还是非常珍惜的。”
   
    审神者听到这个回答,满意的点头,又低头去慢慢的工作:“对,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?”
   
    长谷部下意识的用还未修剪指甲的左手摩挲自己的下巴,这是他思考时候的惯用的小动作。
   
    “大概是因为古董的话,各种意义上的价值都比较高吗?”
   
    审神者移过来长谷部的左手,抬眼去看他的表情:“这样说是对的。因为古董的话,特别是一些有历史意义,或者是艺术价值的古董,很多人就会为这些旧物所产生的时代背景,还有美感所触动。这时候的旧物已经可以说得上是作为一种象征,或者是精美无比的艺术品而存在。
   
    “还有一个原因。”审神者执着指甲刀背面的锉刀,用着奇怪的语调:“因为——它们值钱啊!”
   
    这种语气把两人都逗笑了。
   
    “所以啊,长谷部你不必为这种事情所担忧。”
   
    长谷部愣怔怔的看向审神者,脸上的表情仿佛像是在说“您是如何得知的”。
   
    “并没有担心。”长谷部却这样说。
   
    “唉——?原来你不是因为害怕自己被我扔掉,所以才特地来问我的这个问题吗?”审神者故作惊讶。
   
    “并不是。我相信您一定不会将我丢弃的。”长谷部很自信的道。
   
    “你知道就好,还有你家主人绝对不是那种喜欢扔旧物的人哦,说不准等到哪一天你会看到咱们家的院子里面堆满了杂物,以后我们就可以生活在垃圾堆里了。”
   
    长谷部先是笑了笑,旋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低下头。
   
    “但长谷部你不仅是古董,而且是国宝。在别人眼里你的本体很值钱,对我来说,你是可以倾家荡产或者搭上命来交换的,人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即使是我折断了也无所谓,请您好好的活着。”长谷部回握住审神者正在给他锉指甲的手。
   
    审神者便拿自己的脑袋去撞他的,笑骂:“说你胖你就喘,笨蛋。再者说,还没到那种紧要关头呢,其他的东西无论新旧烧了我都不会在意的,你就整天瞎想吧。”
   
    审神者仔仔细细的将他的指甲边缘打磨,之后拿着新的纸巾,将每一个缝隙中的粉末都仔细的擦拭出来。
   
    “不过人喜新厌旧的本性还是很难改的吧。”审神者趁着长谷部还没有反应过来,捧着他的脸响亮的亲了一下他的脸颊:“所以,可以换新房子了,一直以来跟着我住这里委屈你了。”
   
    额头抵着额头,眼睛里都晶亮的注视着对方。
   
    只有审神者很煞风景的弹起来:“我的锅要糊!”说着两步就迈进了窄小的厨房里洗手看锅。
   
    “要和本丸里的大家说一声吗?”长谷部在自己的身后喊。
   
    “那是自然了。还有把桌子收拾一下,去洗个手,吃早饭。”审神者探出脑袋:“嗯,我学着做了灌汤包,粥的上面,部分幸存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无比琐碎的细节也可以变成极可爱的事情。
   

评论

热度(44)